专稿 | 塔利班能否兑现禁毒承诺?将影响全球毒品市场格局!

发布时间: 2021-08-24 08:49:57
来源:丝路新观察网
分享到:

丝路新观察8月24日电 阿富汗是当今世界最大的鸦片类和大麻类毒品生产地,全世界90%以上的鸦片类毒品产自该国。毒品经济根植于阿富汗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结构当中,成为了该国难以摆脱的“诅咒”,也是国际社会所面临的重大问题。

近期阿富汗局势发生重大变化,塔利班一路“高歌猛进”进占喀布尔,美国及北约盟国匆匆撤离阿富汗,加尼总统在没有做政治安排的情况下逃出境外,阿富汗进入事实上的无政府状态,国家政治发展前途面临转折,各政治派别之间纷纷“合纵连横”、“暗流涌动”,是否能够建立具有包容性的政府,是否能够实现真正的国内和平与和解成为摆在阿富汗人民面前的重大问题。

阿富汗局势面临重大变化之际,塔利班对毒品问题的态度成为关注焦点之一。

8月17日,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称,阿富汗将停止生产毒品,宣称“阿富汗将不会生产任何毒品,自此,谁也不能参与毒品走私,从现在开始,阿富汗将成为一个没有毒品的国家”,并呼吁国际社会给予阿富汗援助,帮助阿富汗民众进行替代种植。

应当说,穆贾希德的表态是为阿富汗毒品问题的未来态势带来了些许希望。但是,阿富汗的毒情是否能够被塔利班所控制,真的能兑现阿富汗成为“无毒国”的宣言呢?

一、阿富汗毒品现状

根据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及阿富汗禁毒部于2021年4月公布的最新数据,2020年阿富汗罂粟种植面积为22.4万公顷,与2019年相比增加了37%,除东部地区之外,阿富汗南部、西部、中部和北部地区的罂粟种植面积都有所增加,其中南部地区增幅最大。无罂粟种植省份数量从13个降至12个,卡皮萨省重新出现大量罂粟种植。

在鸦片产量方面,尽管由于2019年受到旱灾等自然灾害的影响导致鸦片产量下降,但仍然常年维持较高水平,阿富汗国内实际上储藏了大量尚未流入市场的鸦片,导致阿富汗鸦片的总储藏量达到较高数值。

在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对阿富汗毒品产量所做的评估中,特别指出并未将阿富汗的鸦片产量全部转换为海洛因产量,因为存在大量的鸦片存货。同时由于鸦片总储藏量高,使阿富汗鸦片价格下跌。

连年战乱使阿富汗形成了规模庞大的毒品经济,“毒品经济”已经成为了阿富汗社会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截至2020年,相当于阿富汗GDP中的20-30%的经济产值来自毒品生产与贩运,约75%的阿富汗成年劳动力从事毒品制贩相关产业。从政府官员到地方军阀,再到各类武装组织成员和专业药片商人等都从事毒品生产与贩运。

更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鸦片和大麻类毒品的生产和贩运问题外,近年该国毒品形势面临的新变化便是合成毒品的生产、贩运和滥用在阿富汗也开始凸显。

根据阿富汗禁毒部公布的信息,在撤军之前该国境内已经发现有合成毒品生产案例,主要集中于赫拉特地区及阿富汗-中亚边境地区。同时有包括麻黄碱在内的用于制造合成毒品的前体物资流入该国。

在鸦片类和大麻类毒品制贩依然十分严重的情况下,合成毒品的生产和贩运问题与之交织,使阿富汗毒情更为复杂,带来阿富汗毒品生产和贩运结构的重要改变。

二、塔利班与阿富汗毒品贸易

关于塔利班与毒品贸易之间的关系,各国官员和专家有各种不同的观点。因为一方面,各种估算方法不一致,得出的结论就会不同;另一方面,估算者的立场不一致,得出的结论也会不一样。

2001年10月,时任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在英国议会上就曾将塔利班、基地组织和毒品三者联系起来,以此为其出兵阿富汗的政策做辩护,当时布莱尔的判断是基于英国情报部门获取的情报。

与此同时,美国国内则对于塔利班同毒品之间的联系存在争论,有观点对美国国防部“忽视”或者“淡化”塔利班同毒品贸易之间的关系提出批评,认为国防部在重蹈阿富汗抗苏战争时期的覆辙,从维护本部门利益角度出发而忽视毒品问题。

随着阿富汗战事的进展,到2006年左右,美国学界和政策研究界对塔利班同毒品之间的联系情况的观点更为明确。当时的主流观点是,认为塔利班通过毒品制贩活动获得大量资金,认为在1996-2000年期间鸦片和海洛因是塔利班政权“唯一的外汇来源”。这一观点也基本主导了2004-2008年阿富汗禁毒政策的制定,将毒品同反恐明确联系起来,并把禁毒置于反恐战略的从属地位。

奥巴马上台后,美国政府对阿富汗毒品问题的政策随之发生了转变。2010年左右,美国政府内部的基本观点是认为毒品不是在阿富汗任务的重点,塔利班的收入来源是“多渠道的”,毒品只是其中之一。在奥巴马时期,中央情报局的主流观点认为,塔利班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征税和来自海湾国家的捐款。

但是到了2017年,关于塔利班等武装组织同毒品贸易之间有密切关系的说法再度浮出水面。

当时,美国驻阿富汗司令尼克尔森声称,来自鸦片制贩的收入占到塔利班总收入的60%,他的观点也得到了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的基本支持,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估计,塔利班通过从鸦片农场收购中征税获利约4700万美元,而从整个毒品贸易中征税获利约1.64亿美元。

总体而言,美国政策研究界和学界对于塔利班从毒品贸易中获利的规模的估计变化较大,很有可能是与美国对阿富汗的整体政策想配套的。但是从中可以看出,塔利班从毒品制贩中,通过征税等方式获利是确定的。

三、塔利班能否真正禁毒?

塔利班此次进入喀布尔之前,承诺将实现阿富汗“禁绝毒品”。而进入喀布尔之后,塔利班也承诺了将使阿富汗变成一个“无毒国”。国际社会在这一问题上都会回想起塔利班上一次执政时,确实曾经在阿富汗一度实现过鸦片产量降低到零的“政绩”。塔利班这次能否兑现承诺?能否真正实现禁毒?这成为了影响全球毒品市场格局的重要问题。

阿富汗毒品问题难以解决的根源,不在于政权的禁毒决心有多大,而是从1979年开始的连年战乱使阿富汗的正常经济体系几乎被摧毁殆尽。以毒品犯罪为代表的非法经济体系是很大部分比例人口赖以生存的工具,犯罪组织同部族势力、前政府官员、军阀武装等等相互交织,根植在阿富汗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结构当中。

长期以来,罂粟已经成为了许多阿富汗农民的重要收入来源,他们或者种植罂粟,或者生产鸦片,或者参与非法毒品贸易,成为最基层的环节。

到2018年,尽管罂粟种植面积和鸦片产量都有所下降,但仍有相当一部分农民参与罂粟种植。但是在阿富汗全境来看,罂粟种植情况存在巨大差异。

2018年,中部地区仅有2%左右的村庄种植罂粟,东部地区这一比例则升高至一半以上,南部地区则高达93%。在最具有代表性的赫尔曼德省,几乎没有村庄不种植罂粟。对于阿富汗农民而言,他们将罂粟看作是自己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但并不是单纯依靠罂粟。

在多年的生产实践中,阿富汗农民认为,罂粟是一种经济作物,适合种植罂粟的时候就种植,收获季节过去后他们也会选择种植其他作物。

从对阿富汗农村家庭收入来源进行调研的情况来看,罂粟及其相关产品的销售收入是阿富汗罂粟种植农的主要来源,可以占到其年收入的22%。

在阿富汗农民中,很难区分固定的罂粟种植农和不种植罂粟的农民,他们会根据每年的气候、市场、安全等多个因素的变化来调整自己的种植策略,选择是否种植罂粟,收入仅是他们选择种植罂粟的原因之一,还有其他因素共同作用于阿富汗农民的选择。

根据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在2018年做的最新调研,由罂粟种植和鸦片生产组成的鸦片经济是阿富汗农村经济和农民收入的重要支柱。同其它农作物相比,罂粟种植获利相对丰厚,获得的收入远远高于其他合法农作物种植、外出务工等收入,并且有完整的耕作技术和市场销售网络,贫困的农民很难拒绝种植罂粟。并且毒品商人、军阀等势力通过贷款或者是借贷罂粟种子给农民的方式,不断强化对农民的控制,使占人口大多数的农民难以摆脱鸦片经济。这种现象不仅加剧了阿富汗的贫困,同时也成为了阿富汗难以恢复正常社会治理的一个根本原因。

对阿富汗毒品生产形势造成更大影响的还有各类武装组织和腐败官员。并且,阿富汗农民已经习惯于将罂粟种植和鸦片生产当做抵抗不可测的安全风险的主要手段。

美国国务院认为,非法武装组织同非法毒品贩运之间存在共生关系,毒品贩运者为武装分子提供武器、资金和物资支持以换取保护,而一些非法武装分子则向毒品贩运征税,以资助他们的活动。

然而,毒品制贩并不仅仅限于非法武装控制区,腐败是主要驱动力,对阿富汗整体的治理体系和法治造成了破坏。

2017-2018年,阿富汗安全形势持续恶化,暴恐袭击发生频次显著上升。同2016年相比,由于自杀性爆炸等暴恐袭击导致的平民伤亡人数出现上升趋势。同时,美国和北约军队撤出以及国际社会援助额度降低等因素导致阿富汗经济形势恶化,使阿富汗农村地区生产条件持续恶化,城市地区就业岗位大幅度降低,贫困人口进一步增加。

现今,阿富汗已形成了毒品制贩为驱动的非法经济链条,渗透入城乡各个层面,特别是在农村地区,罂粟种植与鸦片制贩成为部分地区农民的主要收入来源,“毒品经济”已经成为了阿富汗社会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截至2020年,相当于阿富汗GDP中的20-30%的经济产值来自于毒品生产与贩运,约75%的阿富汗成年劳动力从事毒品制贩相关产业。

从政府官员到地方军阀,再到各类武装组织成员和专业鸦片商人等都从事毒品生产与贩运。因此,塔利班无法完全掌控阿富汗的毒品经济链条。

阿富汗的毒品制贩,主要是由各类毒品走私组织控制,这类组织具有一定武装实力,同当地军阀等势力之间有利益交换,并存在部分军阀或者部族势力头目控制某地毒品制贩的现象。

贩毒组织与地方武装势力相交织,使塔利班虽然做出了禁毒承诺,但难以从根本上改变阿富汗的毒品形势。

阿富汗毒品问题要得到解决,不是依靠某一项政令就能起效的,而是首先需要实现阿富汗国内局势的和平与和解,为国家发展建设营造稳定的环境。需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协力为阿富汗打击毒品犯罪、发展国民经济提供援助和外部环境的保障。

缺乏了这样的前体条件,就算塔利班颁布的新禁毒令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得到实施,但很难真正坚持与贯彻。

因此,阿富汗毒品形势将向何处去?这个问题既取决于阿富汗包括塔利班在内的政治势力和阿富汗人民的选择,也取决于国际社会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合作将向何处去。

相关标签:

友情链接: 哈通社    卡巴社    阿新社    中驻吉经参    中驻哈经参    中驻乌经参    中驻土经参    中驻塔经参    中驻阿经参    中驻格经参    中驻亚经参    哈大使馆    吉大使馆    乌大使馆    土大使馆    中亚科技服务站
天津在线    天山网    亚心网    亚欧网    每日甘肃网    霍尔果斯政务网    霍尔果斯新闻网    伊犁新闻网    伊犁绿河谷    塔城新闻网    伊宁市政府网    乌苏市人民政府网    塔城地区政府网    吐鲁番丝绸之路在线    阿勒泰新闻网    乌鲁木齐在线    红山网    今日新疆网    黑龙江新闻网    东北新闻网    沈阳网    青海新闻网    宁夏新闻网    陕西西部网    内蒙古新闻网    银川新闻网    中国西藏网    新疆网    亚欧外贸中小企业服务平台    中国喀什网


版权所有:丝路新观察网  电话咨询:+996 312 374609    +8609916123969
Все права защищены: Сайт новое наблюдение шелкового пути  Телефон: +996 312 374609
国内地址:新疆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天山区金银大道200号新闻大厦7楼
国外地址: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市伊桑诺娃大街1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