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冲突加剧——且呈现反俄形式”

发布时间: 2021-08-26 09:31:53
来源:丝路新观察网
分享到:

丝路新观察8月26日电 不久前,乌兹别克斯坦爆发了新的语言丑闻——“乌兹别克斯坦人民民主党”议员叶莲娜•巴宾科因在议会新闻发布会上使用俄语遭到记者批评,现场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大肆流传。实际上,这并非中亚国家讲俄语的公民第一次受谴责。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也曾发生过类似事件。专家们认为,由于人口变化和某些势力利用民族主义情绪,讲俄语的人正在成为中亚的“异类”。

视频中,记者要求巴宾科讲乌兹别克语,如果不会,则要求翻译提供服务。巴宾科回应称,自己正在介绍一项用俄语制定的新战略。她说:“这可能会让你感到惊讶,但该战略最初是用俄语制定的……文件本身基于的大部分国际文件,也都是用俄语编写的。”

巴宾科的一位同事也为她辩解说,如果俄语对这位记者有困难,他可以帮巴宾科把俄语翻译成乌兹别克语。然而,事实证明,新闻发布会的文本原稿是乌兹别克语,而巴宾科用俄语宣读了文件。

这起事件在乌兹别克斯坦并非首例。此前,乌兹别克斯坦民族复兴民主党党魁阿利舍尔•卡德罗夫说,向公民教授俄语会使他们变成蔑视民族传统的移民。

在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等邻国也有这种趋势。

8月初,哈萨克斯坦民族主义者在讲俄语的服务人员中大搞“语言突击检查”,公开羞辱不懂哈萨克语的人。而在吉尔吉斯斯坦,一名儿童娱乐中心女员工因使用俄语受到袭击。

俄罗斯怎么回应?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外长在电话交谈中讨论了这些事件。拉夫罗夫特别呼吁两国当局对歧视俄语人口的事件作出回应,并在今后防止此类事件发生。

俄罗斯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斯韦特兰娜•茹罗娃告诉“报纸网”,中亚国家的这种趋势相当令人不快。

她说:“有人说这没有什么,因为俄语不是他们的民族语言。如果一个人不会说俄语,也不懂俄语,要求他说自己的母语是非常客观的。但如果一个人说俄语,什么都懂,同时又要求他说乌兹别克语——这就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

茹罗娃认为,俄罗斯应谨慎应对此类事件,因为强硬行动可能产生反作用。

同时,俄联邦委员会外交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弗拉基米尔•扎巴罗夫指出,此类事件发生后将会有应对措施——禁止入境俄罗斯。

扎巴罗夫说:“至于我们的反应,这些问题将在我们的大使和外交部官员层面上定期讨论。这些负面倾向很可能很快被消除。所有涉嫌这种行为的人将被禁止入境俄罗斯。”

杜马议员维塔利•米洛诺夫认为,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反俄事件是不自然的,这本身就是西方情报机构的挑衅。

他说:“我们不能被仇俄浪潮的始作俑者引诱入局。就我个人而言,毫无疑问,他们并非这些国家的活动家,而是土耳其或美国的情报机构,想让俄罗斯陷入与周边国家的小规模冲突,提高对抗程度。这就是一种使我们(与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关系恶化的挑衅,并在一段时间内将这些国家的领导人转向美国或土耳其。”

在米洛诺夫看来,莫斯科不应对这种挑衅作出反应,或与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政府有明显互动,因为后者对煽动反俄言论不感兴趣。

为什么是现在?

接受“报纸网”采访的多位专家对吉、哈、乌的语言冲突为何开始升温有不同评价。俄罗斯高等经济大学教授、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首席研究员安德烈•卡赞采夫认为,这至少有两个客观原因。

“首先是由于该地区人口状况的变化:人口迅速增长,各阶层人口平衡发生巨大变化,甚至是曾经有许多讲俄语的人的阶层。也就是说,现在中亚地区有一些人根本不会说俄语,且人数每年都在增加。”卡赞采夫说。

中亚地区以年轻人为主,且主要是土著民族,他们是当地精英试图收买的一大力量,包括通过使用民族主义口号。

卡赞采夫认为,这种趋势可能会进一步发展,因为人口继续增长,而讲俄语的人数量会越来越少。年轻人的比例也将增长,其中许多人会因为无法找到工作产生敌意。而这种“敌意”会首先释放在“异类”身上,也就是会讲俄语的人。

至于第二个原因,卡赞采夫说,是与疫情相关的社会经济危机和心理危机造成的,他认为,社会普遍冲突在这种背景下不断加剧。

他说:“在中亚,这种冲突正在采取这样一种形式——反俄情绪。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又回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当时在语言方面也有很明显的紧张局势。”

但独联体国家研究所中亚和哈萨克斯坦部门负责人安德烈•格罗津不排除反俄趋势可能是对俄罗斯的挑衅。

他认为,有人试图挑衅莫斯科采取一些错误和强硬的行动,以在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关系中制造真正的紧张。

格罗津说:“所有这些都是在阿富汗事件背景下发生的,现在该地区的一切都与此有关。这里有乌克兰人的耳朵,哈萨克斯坦的语言巡逻队是基辅和哈尔科夫‘移动巡逻队’的翻版。方法是相同的,但乌克兰在这里只是充当工具。其背后主使很明显。”

在格罗津看来,不应该免除中亚国家领导人的责任,因为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在培养民族中心主义政策。

他说:“从本质上讲是在驱逐欧洲人口。也不能免除俄罗斯的责任,因为我们长期以来对这些都视而不见。所有事件都反映了一个普遍趋势——他们试图挤兑俄罗斯,挑衅它采取极端措施,如果失败,那么至少要利用这些国家当局本身对这种表现视而不见或纵容的事实,继续在民族群体中挑起反俄情绪。”

作者:阿列克谢•波普拉夫斯基

编译:维卡

相关标签:

友情链接: 哈通社    卡巴社    阿新社    中驻吉经参    中驻哈经参    中驻乌经参    中驻土经参    中驻塔经参    中驻阿经参    中驻格经参    中驻亚经参    哈大使馆    吉大使馆    乌大使馆    土大使馆    中亚科技服务站
天津在线    天山网    亚心网    亚欧网    每日甘肃网    霍尔果斯政务网    霍尔果斯新闻网    伊犁新闻网    伊犁绿河谷    塔城新闻网    伊宁市政府网    乌苏市人民政府网    塔城地区政府网    吐鲁番丝绸之路在线    阿勒泰新闻网    乌鲁木齐在线    红山网    今日新疆网    黑龙江新闻网    东北新闻网    沈阳网    青海新闻网    宁夏新闻网    陕西西部网    内蒙古新闻网    银川新闻网    中国西藏网    新疆网    亚欧外贸中小企业服务平台    中国喀什网


版权所有:丝路新观察网  电话咨询:+996 312 374609    +8609916123969
Все права защищены: Сайт новое наблюдение шелкового пути  Телефон: +996 312 374609
国内地址:新疆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天山区金银大道200号新闻大厦7楼
国外地址: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市伊桑诺娃大街172号